回顾“斗罗大陆”手游著作权侵权案,简单谈谈手游侵犯文字作品改编权的认定问题

FUCHUANG

回顾“斗罗大陆”手游著作权侵权案,简单谈谈手游侵犯文字作品改编权的认定问题

导读

《斗罗大陆》是由著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所著的长篇网络小说,最初发表于起点中文网,近十年来饱受赞誉,也成为唐家三少的代表作之一,加之近年来国漫《斗罗大陆》的火爆,《斗罗大陆》俨然已经成为“顶流”IP。

好的文字作品,由于其本身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读者和粉丝,所以尤其受到资本的偏爱。与其他热门IP一样,《斗罗大陆》在广泛流传之后也被授权改编为漫画、网络游戏等,充分挖掘商业价值。

热门IP因其背后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利益,往往受到各路资本家的追捧,其通常也能够收获不错的反馈和利益。然而这次,成都吉乾科技有限公司却栽了个大跟头!由于没有受到相关授权,吉乾公司擅自对《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进行改编,侵害了玄霆公司享有的独家改编权,被法院判处赔偿损失等费用共计500万元!

案件

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成都吉乾科技有限公司、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苏民终1164号民事判决书〕

剧情回顾

《斗罗大陆》系唐家三少(张威)创作的奇幻小说。张威将该小说的游戏改编权独家授予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玄霆公司)。同时,张威还创作了《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成都吉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乾公司)通过多次转授权获得《斗罗大陆:神界传说》的游戏改编权。后吉乾公司开发了新斗罗大陆(神界篇)游戏软件,并与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三九九公司)签订了分成合作协议,协议载明游戏的著作权人是吉乾公司。

玄霆公司认为,吉乾公司、四三九九公司未经许可,侵害了其对涉案《斗罗大陆》作品的改编权,遂诉至法院。一审、二审法院均认为,涉案游戏属于大型游戏,如对所有章节进行公证,玄霆公司需要支出巨大成本,无疑增加了权利人的举证难度和维权成本,有违公平、效率原则。吉乾公司开发的游戏大量使用了《斗罗大陆》小说中人物和魂兽名称、人物关系、技能和故事情节等元素,与涉案《斗罗大陆》小说构成实质性相似。吉乾公司未经玄霆公司许可开发涉案游戏,侵害了玄霆公司享有的改编权,故判决吉乾公司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

案件分析

就吉乾公司、四三九九公司是否实施了侵犯玄霆公司对《斗罗大陆》原作品独家游戏改编权的行为,以及如侵权行为成立如何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可以进行以下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四)款的规定:“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改编应是使用了原作品的独创的基本表达,且所利用的独创性表达应在改编作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构成改编作品的基础或实质内容,这是改编行为与原创行为的区别。对比《新斗罗大陆(神界篇)》游戏与小说《斗罗大陆》在作品名称、人物和魂兽、技能以及故事情节与细节四方面的相似之处后,足以认定《斗罗大陆》独创的基本表达在涉案游戏中占重要地位,并构成游戏的基础和实质内容,应认定涉案游戏构成对涉案小说改编权的侵犯。关于四三九九公司方面,法院根据其与吉乾公司签订的相关协议及其他证据,认定四三九九仅为涉案游戏的运营商,并未实施将小说《斗罗大陆》改编为游戏《新斗罗大陆(神界篇)》的创作行为,据此判定四三九九不承担侵害游戏改编权的相应责任。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手机游戏侵犯文字作品改编权的认定问题。首次通过对游戏软件资源库反编译,提取其中的内容与文字作品的内容进行比对的方式,确定侵权游戏利用他人作品独创性内容的比重,提高了审判效率、拓宽了审理思路,是维护文化创意产业健康发展、妥善处理涉互联网著作权保护新问题的鲜活司法实践。

结语

电子游戏与小说是不同的作品表达方式,判断二者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不能仅以游戏使用小说文字数量的比重进行判断,应综合判断其是否使用了小说中独创性表达的人物、人物关系、技能、故事情节等元素,并考虑小说中独创性的内容在游戏中所占比重。在判断游戏所使用文字的比重时,可以对游戏资源库文件反编译,以辅助确定游戏是否使用了文字作品中具有独创性的内容。

因此,若要认定手机游戏是否侵犯文字作品的改编权,需要判断二者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在未经过授权的情况下,如果手机游戏的大量情节和主要内容都与文字作品雷同,那么基本上可以认定是侵权了。

      【免责声明】

       1、文章部分文字来源网络。

       2、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直接留言,我们将

      立即予以删除。

扫码关注我们
孵创知识产权
4000-410-400
推荐

相关资讯

    在线客服 购物车 ()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 0755-89356345